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他山之石
廣州:緊盯痛點難點 堅決斬除病根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7-10

  那些大肆進行的違法建設背后,往往有權力在為其撐腰。廣州市紀委監委向此類腐敗行為亮劍——

  緊盯痛點難點 堅決斬除病根

  圖為廣州市違法建設整治現場。(資料圖片)

  收受好處,便對違法建設視而不見,甚至直接參與違法建設,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借危房改造之名同意違建,大肆放水;為涉惡違法建設者充當“保護傘”……近日,廣東省廣州市紀委監委通報4起違法建設整治中的違紀違法典型問題。據悉,2019年以來,該市已公開曝光此類典型問題15起。

  違法建設野蠻生長,破壞城市生態環境、影響城市肌體健康,降低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嚴重阻礙經濟社會發展,其背后的不擔當、不作為、失職失責、包庇縱容甚至充當“保護傘”等腐敗和作風問題,必須堅決清除、絕不姑息。

  以“房”謀利 違法建設滋生蔓延

  廣州地處改革開放前沿,經濟社會發展日新月異,但是,不少城市建設管理問題也伴隨發展而來,違法建設就是其中之一。

  “違法建設收益大、成本低,違建當事人想方設法‘圍獵’監管者,導致城市‘傷疤’處處可見,群眾投訴不斷。”廣州市紀委監委信訪室相關負責人介紹。

  在村社留用地和村民宅基地私自搭建違法建筑、利用房前屋后等空地擅自加建擴建改建、房地產開發中未批先建或批后超建、超過審批期限的臨時建筑不按期拆除……縱觀違法建設的種種表現形式,不難發現,很多違建者之所以冒著被懲處的危險以身試法,企圖蒙混過關,其背后是一筆筆可觀收益的驅使,比如,騙取國家拆遷補償款。

  2019年1月,廣州市花都區獅嶺鎮糧食管理所原所長于志剛被開除黨籍,移送檢察機關起訴。2011年至2014年,時任所長于志剛未經有關部門批準,違法占用該糧食管理所軍田糧站外側廣鐵集團軍田火車站的土地,先后違法建設3棟廠房用于出租,并騙取廣清輕軌建設征地補償款。2014年至2018年,于志剛利用職務之便,通過讓他人代持并假冒該糧食管理所名義簽訂虛假合同、出具虛假承諾書,騙取其違法搶建的一棟廠房的輕軌建設征地補償款59.74萬元。

  違法建設不僅是重點項目落地難的關鍵障礙之一,還產生環境污染。林林總總的違法建筑,有的成為制假販假的黑窩點,有的更是暗藏黑惡勢力。

  廣州市白云區太和鎮園夏村黨支部原書記劉杜棋長期霸占周邊居民的房子、林地,將租賃而來的土地私自分割,賣給他人搞違法建設,并開設賭場、強迫交易,糾集社會不法人員經常對周邊居民進行打罵恐嚇,尋釁滋事,在當地影響極壞。2018年6月,劉杜棋因涉黑受到開除黨籍處分。“他們長期橫行鄉里,這次政府為民除惡,做了一件大好事,真是大快人心!”白云區太和鎮園夏村黨員群眾拍手稱快。

  查違控違工作涉及部門多、鏈條廣,部分基層執法人員腐敗易發高發。

  廣州市白云區太和鎮城管輔助執法隊原隊員楊貴藍利用負責巡查、管控“兩違”建設的職務便利,為他人違法建設提供幫助或不予查處,先后多次收受違建人共計人民幣57.4萬元。2018年3月,楊貴藍因受賄罪被判刑。

  據了解,楊貴藍雖然既不是公務員,也不是黨員干部,但作為分管片區的輔助執法隊隊員,手中權力不小,其收受賄賂后想方設法抓住執法過程中的漏洞“高抬貴手”,放縱違建。該案中,太和鎮城管輔助隊員黃集端、溫偉君等其他執法人員也存在不同程度的收受賄賂行為,且互相包庇,不僅自己收受違建人的賄賂,還多次為違建人疏通關系。

  城市化進程為城鄉結合部快速發展注入強勁動力。近年來,廣州市出現了“外來資金”進入城鄉結合部與村民或村社合作建“房”謀利等情況。這其中,村干部作為監管負責人之一,成為了違建者的利益共同體。

  廣州市黃埔區蘿崗街蘿崗社區大坑經濟社社長羅國勇,持有經濟社干股,為了使該社收益最大化,其不履行協助街道查處和整治經濟社違法建設的職責,對轄區內存在的一些違法建設應當發現而沒有發現,發現后應當報告沒有報告,也未加勸阻,被群眾舉報,造成不良影響,2019年1月,羅國勇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據統計,2018年以來,廣州市因違法建設治理不力受到處理的村干部達139人。

  監管缺位 城市“傷疤”久治不愈

  “透過近年來查處的違法建設背后的違紀違法問題不難發現,該領域腐敗易發多發,主要原因就是相關職能部門和責任主體對違法建設監管不嚴、履職不力。” 廣州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相關負責人分析道。

  “有的城管在拆除違建的時候,做選擇題,哪些拆、哪些不拆,都是他們說了算。”廣州市花都區獅嶺鎮一位村民說。部分城管、國土、建設等部門工作人員執法不嚴,未能一把尺子量到底,聯動監管乏力,甚至互相推諉扯皮,造成違法建設屢禁不絕。

  從廣州市查處的問題來看,有的執法人員對違建“不告不理”,管控不力,待收到群眾投訴時違法建設已具規模,執法難度加大;有的執法流于形式,習慣于文來文往,以發責令停工或責令自行拆除等文書替代具有實際效力的執法行動,放任違建當事人繼續建設;有的執法人員選擇性、技術性處理、技巧性回避,與違建當事人達成“默契”后,僅對違法建設作小面積拆除或沒收工具應付投訴;有的借口維穩,或以當事人阻礙執法為由慢作為,主觀故意拖延處理。同時,一線執法人員多為臨時聘用人員,相關部門往往忽略了對其的監督管理。

  2018年12月,廣州市天河區紀委監委對群眾反映強烈的該區鳳凰街轄內“兩違”突出問題進行問責。區城管局、區農業園林局、區國土規劃局、區住建水務局有關人員均被問責。其中,鳳凰街道履行查違控違主體責任不到位;區城管局對該街轄區大量新增違建未能及時發現、制止和處理,執法力度不足;區住建水務局對發現的6份不實危房鑒定未告知鳳凰街,導致相關房屋通過街道危房改造審批,形成違建。

  此外,當前一些地方的村務監督仍然薄弱。一些鎮(街)巡查不深入、監管不到位,有的“三資”公開不及時不透明,有的陷入村社內部的熟人監督困境,有的村民監督意識淡薄,集體“三資”管理使用等重大事項成了村干部的“一言堂”,有的縱容他人搞違建,甚至自己大肆搞違建。

  廣州市白云區均禾街石馬經濟聯社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陳志乾組織黑惡勢力欺霸一方,2011年至2018年,陳志乾把持經濟聯社經濟發展大權,集體資產處置一人做主,其在村里承攬工程任性搞違建,并以物業出租、垃圾承包為誘餌招攬指使打手,對敢于阻撓的群眾進行毆打、報復、故意傷害等,群眾對其敢怒不敢言。2018年9月,陳志乾因涉黑受到開除黨籍處分。

  重拳出擊 根除病癥嚴防反彈

  “違建治理,事關城市發展、社會公平、民生福祉。”中山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倪星教授表示,違建治理是一場硬仗,僅有決心與勇氣還不夠,還需要在依法治理、精準施策等長效機制方面下功夫,徹底打破一些人的觀望態度、僥幸心理,破解基層不擔當、不作為、消極避責的心態,徹底鏟除違法建設背后的腐敗土壤。

  “對思想不重視、責任不落實、推進不得力,尤其是不作為、慢作為、亂作為、假作為的嚴肅追責問責,堅決‘打板子’甚至‘摘帽子’。”廣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劉連生介紹,治理違法建設立足“監督的再監督、檢查的再檢查”這一職能定位,聚焦領導機關和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有的放矢,精準發力,充分發揮問責的利器作用。

  2018年以來,廣州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把整治違法建設中的違紀違法問題作為履行政治監督職責、做到“兩個維護”的一項重要政治任務來抓,與基層正風反腐、“打傘”“破網”結合起來,有的放矢,精準發力,為治理違法建設提供堅強紀律保障。

  多方聯動,形成查處和控制違法建設工作合力。市紀委監委成立由黨風政風監督室牽頭協調,各監督檢查室和派駐機構分工負責的工作小組,分組開展專項監察。

  擴寬線索來源,精準揪出黨員干部參與違法建設問題。運用大數據排查研判,協調督促信訪、水務、環保、城管、農業等部門及時移送日常監督工作中發現的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失職失責,參與違法用地、違法建設以及為違紀違法行為充當“保護傘”等問題線索;調動特約監察員、民情速遞員、媒體監督員的力量,深入群眾中圍繞熱點難點問題開展專項暗訪。據統計,自2018年開展專項整治以來,各區紀委收到的問題線索中,來自信訪舉報355條、職能部門移送207條、巡察發現120條。

  堅持嚴字當頭、挺紀在前,按照監督執紀“四種形態”處置問題線索,充分體現懲處極少數、教育大多數的目的。2018年以來,在廣州市受理涉及違建等重點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的801條問題線索中,問責處理861人次,運用通報、誡勉等第一種形態處理576人次,占比66.90%,運用第二種形態立案輕處分264人次,占比30.66%。在全市整治違法建設違紀違法問題凌厲攻勢的強大震懾下,涉嫌違紀的黨員干部紛紛主動向組織交代問題。(實習記者 劉澤琦 通訊員 何霜 雷嵐)

編輯:羅希特
百人牛牛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