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廉政史鑒
名將陶侃的清廉人生
來源:廉潔長沙 | 發布時間:2019-12-10

  芙蓉區馬坡嶺街道張公嶺村,正在面臨農村到城市的褪變,在張公嶺村龜山路毗鄰長沙縣的一隅,有一座大王廟,供奉的是東晉名將陶侃。陶侃,字士行,今江西都昌人,生于公元259年,卒于公元334年,出身貧寒,初任縣吏,后任郡守、武昌太守、荊州刺史,官至侍中、太尉,封長沙郡公。平定了蘇峻之亂,為穩定東晉政權,立下赫赫戰功,陶侃精勤于吏治,治下的荊州路不拾遺,治軍有方,他一生清廉不阿,許多小故事被人們津津樂道,成為傳頌的佳話。

責子退魚

  陶侃年輕時曾任管理漁業的小官,一次,他命人把一壇腌魚贈送給母親,陶母問:“這是哪里來的?”陶侃派來的人說:“是官府的。”母親將腌魚封好并且回信,責備陶侃說:“你身為官吏,把官府的物品贈送給我,這樣做不僅沒有使我高興,反而增添了我的憂愁啊!”陶侃從此銘記于心,處事小心謹慎,避免因小失大。

飲酒不過三

  陶侃的父親去世很早,陶侃全靠母親紡紗織布撫養長大,在潯陽縣任縣吏時,有一次陶侃喝得酩酊大醉。他醒后,母親垂淚責備說:“飲酒無度,怎能指望你刻苦自勵,為國家建功立業呢?”陶侃羞愧難當。母親要他保證:從此嚴于律己,飲酒不過三杯。所以后來陶侃每次只喝三杯酒,有人向他敬第四杯酒時,陶侃說:“對不起,我今天飲酒已經足量了,不能再飲了!”對方很不高興,旁邊友人說:“將軍,今天大家高興,您應該開懷暢飲!”陶侃卻哽咽著說:“家母生前曾給我規定,每次飲酒,三杯為限。今天杯數已足,我不能違背先母的禁約!”陶母的教導對陶侃影響很大,他在四十余年戎馬生涯中,一直保持著清廉作風。

王府索盜

  長江自古就是水路交通要道,武昌則為長江水路運輸的物資集散地,本應商業繁華。陶侃任武昌太守時,卻發現市場蕭條,兩湖糧食很少運到武昌。陶侃調查才知,原來江上盜匪猖獗,貨船不敢走武昌水路。陶侃親自安排部下化裝為商人以誘敵,匪徒大部分被擊斃。經查,這些盜匪竟是西陽王司馬羕的親信,且還有不少同伙仍在王府中。陶侃親自到王府索賊,西陽王大怒,要辦陶侃誣告和不敬之罪。陶侃證據確鑿,義正詞嚴,西陽王無法抵賴。這時,西陽王又得知陶侃的部隊已包圍王府,無奈將人全部交給陶侃。陶侃將盜匪全部斬首示眾,然后在郡東開設集市,便利貿易,發展經濟,使百姓安居樂業。

節儉垂范

  公元316年11月,陶侃任征西大將軍、荊州刺史,都督荊、雍、益、梁諸軍事。有一次,他督造戰船時發現大量竹頭和木屑扔得到處都是,覺得可惜,于是下令收集起來,不準丟棄,大家都很不理解。春節前夕天降大雪,第二天,衙門周圍到處是水。當下屬們不知如何是好時,陶侃胸有成竹地說:“把木屑墊上不就成了!”大家對陶侃的細心非常欽佩。陶侃去世后,東晉大將桓溫率兵伐蜀,發現缺少裝船用的竹釘,于是將陶侃生前保存的竹頭全都做成了竹釘。陶侃不僅自己節儉,而且非常反感那些毫不珍惜財物的人。一次,他在郊區看見一個人拿著一把沒有成熟的青稻穗,就問他為什么這樣,那人說隨手采的。陶侃生氣地訓斥說:“自己不種莊稼,還去糟蹋別人的!”在他節儉治奢的風范影響下,荊州地區很快成了當時的富庶之地。

  在母親的諄諄教誨以及自我嚴格要求下,陶侃一生清正廉潔、剛正不阿,其為人處世之道被后人所稱贊和敬仰,其廉潔自律的精神也深深教育了世人。時光荏苒,歲月變遷,許多的人和事都變成了史書中的文字,但那些不管在任何時代都被視若珍寶的廉潔自律等精神依然在熠熠發光,指引著身處新時代的黨員干部們不忘初心,砥礪前行。(芙蓉區馬坡嶺街道紀工委)

編輯:羅希特
百人牛牛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