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廉政史鑒
孫叔敖受吊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11-21

  春秋時期楚國令尹孫叔敖(約公元前630年-公元前593年),為政重法任賢,頗有政績。他三得相而不喜,三去相而不悔,勤政愛民、廉潔尚簡,清貧到“妻不履綢,母不食魚”,司馬遷在《史記·循吏列傳》中,列孫叔敖為循吏第一人。

  據《說苑·敬慎》記載:孫叔敖初為楚國令尹,一國吏民都來祝賀,唯有一頭戴白帽、身著粗衣的老者,卻不是前來祝賀的,而是來吊唁的。孫叔敖整理好衣冠出來接見了他,畢恭畢敬地問老者:“楚王大概不知道我沒有什么賢能,讓我身居相位(楚國令尹相當于相),人們都來祝賀我,只有你是來吊唁的,莫非老先生對我有什么指教嗎?”老者回答:“我是有話說,身份已經很高貴但是待人驕傲的人,人民會離開他;地位已經很高但是擅弄職權的人,君主會厭惡他;俸祿已經很多但是不知足的人,禍患就會和他共處。”孫叔敖向老人拜了兩拜,說:“我愿聆聽并接受您的指教。”老者說:“地位越高,越要為人謙恭;官職越大,思想越要小心謹慎;俸祿已很豐厚,就不應索取分外的財物了。您要是能夠嚴格地遵守這三條,就足夠把楚國治理好了!”孫叔敖回答說:“您說的很對,我會牢記在心的。”

  后來,孫叔敖果然牢記老者的教誨,不負眾望,不但成為循吏、能吏,還成為了歷史上知名的廉吏。楚人優孟有一首寫孫叔敖的《忼慨歌》:“貪吏而不可為而可為,廉吏而可為而不可為。貪吏而不可為者,當時有污名;而可為者,子孫以家成。廉吏而可為者,當時有清名;而不可為者,子孫困窮被褐而負薪。貪吏??喔?,廉吏??嘭?。獨不見楚相孫叔敖,廉潔不受錢。”這首詩說貪官能當是因為能使子孫富庶,而清官不能當是因為后代清貧淪落為布衣寒士,實際上這里用了對比與諷刺的手法,來凸顯與贊揚孫叔敖一生清白不貪錢。楚國國君在聽聞了優孟的這首歌后,才了解到孫叔敖后代的生活處境,封賞給孫叔敖子孫錢財田地。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愛財無厭,取之不以其道,謂之“貪”;清平公正,非我所有,一毫一厘而不茍取,方能稱之為“廉”。

  從孫叔敖受吊為廉吏的故事中,我們應當有所感悟:做人民的公仆就要廣納民諫,虛心接受百姓提出的意見和建議,廉潔奉公,篤守清名,不負百姓的期望。(陳宗照)

編輯:羅希特
百人牛牛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