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廉政史鑒
淡泊生涯吾習慣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7-12

  陳寶箴(1831年-1900年),號右銘,今江西修水人,官至湖南巡撫。但正是這樣一員在世人看來富貴無憂的“封疆大吏”,卻也在錢上頻頻遇窘。

  堂堂巡撫大員 僅送宗親四十元

  “陳紫垣孝廉來,已接談三次,人甚明白,因酷熱未曾請飯,送去酒席一桌,程儀四十元,因本年署中用度太多,照信股票又認借五千余,甚形支絀,故未能多送,意殊抱歉。”

  這件事出現在1896年陳寶箴寫給堂弟陳禹疇的兩封書信中,此話摘于第二封信末尾,緣由是陳寶箴宗親陳紫垣來長沙討教其家族與當地何氏一族產生糾紛的處理對策,但返程時陳寶箴僅送其四十元程儀,因而在信中致以歉意。這兩封信如今珍藏于陳寶箴的家鄉江西省修水縣的文物管理處。

  程儀,指的是路費。在過去,不但上級來了要請吃送禮,下級到上級衙門辦事,也要送“使費”。據張集馨在其《道咸宦海見聞錄》一書中記載,官員到了西安都要吃請,每次宴會的花銷除掉送的盤費不算,都要三百兩銀子以上,至于送的盤纏程儀那就更不會少。魯迅在《偽自由書·王道詩話》一文中也曾寫道:“胡博士到長沙去演講一次,何將軍就送了五千元程儀,價錢不算小。”

  從張集馨和魯迅的話可以得知,一般而言贈予的程儀是十分可觀的。如果沒有對比,難以想象陳寶箴官至湖南巡撫,竟然連送四十元程儀都如此艱難,可見其窘迫。

  多買蔬菜少食葷 廚工笑其釣清廉

  1875年,陳寶箴署理湖南辰永沅靖兵備道事,司職于鳳凰廳。當地軍糧運進、山貨外出皆從陸路,山高路險,其中有一條沱江可行,平常流量不大,但江中怪石林立,舟船不通,一旦山洪到來,便異常兇猛,兩岸百姓常遭水災。

  為解軍民之急,陳寶箴決定組織民工疏浚沱江,但要達目的需要一筆數額較大的錢款。他一方面上奏朝廷請求資助,另一方面多方籌措經費。雖仍存缺口,但開弓沒有回頭箭,決心已下,定要功成。

  然而很快朝廷及其他方面資助的銀兩便告耗盡,無路可循之下,陳寶箴竟然打起了“家財”的主意,他先是拿出自己所有的俸銀,可是離所需仍有差距,正在愁眉不展之際,其母將自己的一些物品如手鐲等捐出以資助水利建設。在母親的鼓勵下,陳寶箴又動員全家節衣縮食,減少應酬開支,以擠出錢來修水利。雖然過程窘迫,但經過七個月的努力,沱江終于得以疏通。

  時間匆匆而逝,1895年當陳寶箴再次任職湖南時,雖然已位及巡撫,但仍保持著司職鳳凰廳時不吝付出、淡泊清廉的作風。比如他經常交代廚工傭人多買蔬菜,少買葷菜,廚工傭人便私下議論,說他故作清廉。遇此窘事,陳寶箴只好聞之一笑,以詩作答:“嚼來卻是菜根甜,不是官家食性偏。淡泊生涯吾習慣,并非有意釣清廉。”

  被貶回鄉無分文 百姓為其攢盤費

  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光緒帝被幽禁,康有為、梁啟超遭通緝,戊戌六君子于京城菜市口被殺。從洋務運動開始,陳寶箴就是中國現代化事業的積極支持者與推動者,到戊戌變法時,陳寶箴與維新派人物的關系也甚為密切。

  果不出意外,同年10月6日,一紙懲處陳寶箴、陳三立父子的上諭就發到了陳寶箴的手上:“湖南巡撫陳寶箴,以封疆大吏濫保匪人,實屬有負委任。陳寶箴著即行革職,永不敘用。伊子吏部主事陳三立,招引奸邪,著一并革職。”這意味著他苦心經營的湖南新政功敗垂成。

  是年冬天,被罷免回原籍的陳寶箴攜家眷離開長沙,臨行時一家人竟然連回家的路費都不夠,最后還是在當地百姓和鄉紳的資助下才得以成行,回到江西之后,他沒有回老家修水,而是在南昌磨子巷賃屋暫居,第二年筑廬于南昌西山(今南昌新建)。

  陳寶箴為官幾十年,可謂再無比此事更窘迫的了。

  陳寶箴作為巡撫,收入其實并不低。雖然年俸不高,但養廉銀卻頗為豐厚。據記載,巡撫的養廉銀為一萬兩至一萬五千兩。例如,臺灣巡撫劉銘傳的年俸只有一百五十五兩,養廉銀則達一萬兩。

  那么收入如此豐厚的陳寶箴為何如此窘迫?這與其為官風格密不可分。1875年,陳寶箴在湖南鳳凰任職疏通沱江時,就捐出了一萬兩白銀以資助工程。1895年至1896年間,湖南遭遇數十年未有之旱災,赤地千里,導致無數饑民流離失所,民情十分困窘,此時陳寶箴才上任不久,加上湖南財政拮據,他只有一方面庫銀盡出,另一方面傳電求助諸行省大吏、富商等,才得以賑災。又據《湘學報》記載:“陳右銘中丞,亟力圖維,聯屬紳耆,藉匡不達。興礦務、鑄銀圓、設機器、建學堂、豎電線、造電燈、行輪船、開河道、制火柴……”短短幾年間,陳寶箴在湖南進行現代化建設、撫恤賑災,除了散盡家財、到處借款別無他法。所以,陳寶箴所言“甚形支絀”就十分能理解了。

  回過頭來再看陳寶箴的三件“窘事”,可以發現在他一生的為官生涯中,實踐著幾千年來儒家思想中的民本思想。其子陳三立曾說:“府君學宗張、朱,兼治永嘉葉氏、姚江王氏說。”可見儒家思想對其影響之深。同時,他秉承著家族“重信義、輕財賄”的清廉傳承,時時謹記著“鳳有仁德之征,竹有君子之節”的禮義。朱德裳曾有言:“余閱世數十年,所不愧清風亮節者,義寧陳氏足以當之。”

  陳寶箴一生清風亮節,他的崇高品德也深深影響著他的家人:陳三立“不攀權貴德堪夸”、陳衡恪“潤金既定不多收”、陳寅恪“拒收饋贈品如梅”、陳封懷“權貴不懼保紅楓”,此五人世稱“陳門五杰”。(黃良軍)

編輯:羅希特
百人牛牛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