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清風文苑
良知是一桿秤 ——觀新編晉劇《御史梁中靖》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7-08

  清代道光三年(1823年),山西榆次縣發生了一起“趙二姑烈女案”。榆次農民趙添和下地耕種,臨近中午時分,趙妻吳氏為丈夫去送飯,留女兒趙二姑一人在家守門,趙二姑被鄰家惡子閻某趁機闖入欺凌。閻家得知趙家要告狀,就通過賄賂在縣衙當差的鄰居進而行賄縣令。趙家父女到縣衙告狀,縣令受賄,極力偏袒閻家,趙二姑悲憤難忍,當場用剪刀自殺,以死抗爭。趙父急忙上前搶救,抱救中身沾血跡,又被縣令誣為殺人滅口,趙父被拘捕牢中。趙母只能到省城告狀,山西巡撫受賄,袒護縣令、維持原判,趙母氣憤不過頭撞公堂。趙二姑的叔父到京城告狀到梁中靖御史臺下。梁中靖派員私訪,查清原委,上書道光皇帝。道光令刑部派官吏查辦,誰知刑部官吏也受賄,袒護巡撫。后來梁中靖親督刑部審理此案,真相大白,惡棍閻某被處以死刑,知縣以上7個貪官都被問罪。老百姓的沉冤得雪,此案轟動全國。后來,山西民間流傳著一首民謠:“山西靈石夏門村,出了個清官梁中靖。梁御史,賽包公,一錘子砸翻了七顆印。”

  “趙二姑烈女案”載入了正史《清史稿》《山西大典》《榆次縣志》,兩百年來在當地民間廣泛流傳。

  新編晉劇《御史梁中靖》,就是取材于“趙二姑烈女案”的一段真人真事。

  該劇由山西晉中市紀委監委、晉中市委宣傳部出品,由榆次區承辦,榆次文化藝術中心、晉榆晉劇演出有限公司演出。該劇成功塑造了一位赤心愛民、不畏權貴、清正廉潔、直言敢諫的古代清官形象。自2017年底編排以來,該劇經過多次研討,數易其稿,已公演80余場,受到觀眾歡迎。

  新編晉劇《御史梁中靖》在史實的基礎上做了提煉和藝術加工,使得劇情更加緊湊和跌宕起伏:梁中靖在榆次老街巧遇狀告無門的趙母,指點她去巡撫衙門告狀,并派人到巡撫衙門請巡撫大人務必親自審理此事。巡撫邱樹棠為了不擔責任、精心安排五堂會審,會審中五位官員官官相護,相互偏袒,維持原判。梁中靖得知趙二姑一案維持原判,翻閱案卷發現疑點重重,決定重勘此案。卜施仁打算將赴京告狀的趙母殺人滅口,被梁中靖隨從救下,并將卜施仁捉拿歸案。榆次知縣呂錫齡進京拜見梁中靖,梁中靖欲將其捉拿,不料朝廷下旨了結此案。梁中靖血書奏章,以死進諫。在梁中靖的堅持下,朝廷下旨,將此案徹底平反,涉案罪犯及官員一一服法。

  唱戲,唱的是眾生之相;看戲,看的是世道人心。這出戲,除了彰顯了正義、打擊了邪惡、讓戲里戲外的人出了一口惡氣之外,最大的看點在梁中靖的抉擇。

  這種抉擇,是將個人的利害得失、身家性命放在良知正義的天平上來稱量,如何取舍、如何去從。

  徹查趙二姑一案,要得罪從知縣、知府、巡撫直到吏部七位官員,這七位官員背后又有著各自的靠山和關系,所以梁中靖就要冒著得罪家鄉父母官、得罪朝中大員、打破官場裙帶關系的風險,來審理此案。就在這時,朝廷偏偏下旨了結此案、不再審理。面對此情此景,梁中靖的隨從勸他:這些年清廉為官、為朝廷分憂、為國家操勞,已經對得起天地良心、對得起社稷百姓了。言外之意是,這件案子到此為止,梁中靖也對得起自己的良知了。

  面對奸臣得意、猙獰、猥瑣的笑容,面對當事苦主哭告無門的無助,梁中靖又一次走到了良知的天平上。最后梁中靖還是選擇為民請命、維護正義。因為他知道,在自己內心的良知之上,還有一個更大更重的良知:民心與正義。

  最后,趙二姑一案沉冤得雪,屈死的亡人已經不可能再生還,但是民心得到了凝聚、正義得到了伸張、良知得到了彰顯,換句話說,給了天下人一個交代。這,就是最大的良知。

  演悲歡離合,當代豈無前代事;觀抑揚褒貶,座中亦有劇中人。

  正如一位觀眾所說,“演出真的特別棒!劇情設計得曲折動人,演員基本功了得,每個角色都塑造得很好,看得很享受。最值得一提的,通過200多年前的一樁公案,贊揚了廉潔清正的官風、弘揚了風清氣正的社風,具有深刻的警示和啟發意義。”(本報記者 劉同華)

編輯:羅希特
百人牛牛素材